星期四, 3月 09, 2017

過期菲林:之十三

時間:某天傍晚
地點:書室後樓梯
人物:H 和我

昨晚跟 H 坐在書室後樓梯聊天,我常到那裡抽煙,因為地方近、安靜而且可以坐得舒服。本來我們在書室聊,不過我說想抽根煙,H便跟我到樓梯去。後來我們聊過香港的中學教育、聊過旅行,又不知為何扯到人生和世界各地的幸福值。

她說畢業後想四處流浪,我覺得奇怪,本以為是礙於父母阻攔而無法實現,後來才知道她父母已經接受了,反而是擔心可以持續多久。她不介意窮,也不太渴求物質生活,但至少要能給家用。只是按畢業後的一兩年的經濟能力,這個理想要實現也很困難。後來我聽著覺得好笑,心想生了個心那麼「野」的女孩子,她的家人一定很頭痛。不過也希望他們諒解,因為我覺得沒有甚麼比能夠做自己喜歡的事更好了。

外界對年輕人總是有些固定的期望,例如要大學畢業、結婚生子、擁有一份穩定的工作。而基於人有種得到認同的深層欲望,人很自然就會服務他人的期望,不論是否自己理想的,而且這種傾向很難自覺,所以,其實社會觀念很容易影響個人。

後來不知怎的聊到小朋友,我想起高中時喜歡的一個前輩,他有一種思想叫做「外星視角」,需要我們想像和投入自己是一個初到世界的外星人,這樣就能夠重拾小朋友的好奇心和新鮮感。有時,即使一輛大貨車在街上走過,可能也會奇怪這種「龐然大物」如何出現在此,這個地方的人在想甚麼,他們又是一種怎樣的生物等等……我有時自我觀察的時候會藉此抽離一點,盡量了解自己生物性的一面。